点亮冬日的激情

  • 2019年5月19日
  • By Admin: admin
  • Comment: 0

图片来自网络

一年一度的达尔罕骆驼节向来有目共睹,今年的骆驼节与往年又有所不同,达里湖冬捕、雪雕展、银驼文化节一并举行,恰赶在春节即将到来前拉开帷幕,更显得盛况空前。有近千名牧民身着节日盛装,牵着自己心爱的骆驼,向人们展示冬天里骆驼的健美。时期,要举行赛骆驼、跑马、驼拉雪橇、蒙古摔交
、套马等多项活动,前来观摩的多是北方人,一些北方客也乘兴而来。在冰天雪窖里,《赞美你,骆驼》的歌声混合着蒙古长调,悠扬在浑善达克沙地的上空,骆驼化妆点亮了冬天的激情。

摄影师摆好姿势,他们在抓拍骆驼的动感瞬间。给骆驼单独设定一个节日,足见草原人们对骆驼的钟爱,也出于加强野生骆驼庇护的目的。

成吉思汗时代,曾有一只庞大的驼队为一代天骄征服欧亚大陆提供后勤给养。骆驼是游牧民族最可依赖的运输工具,素有戈壁之舟之称,在古代丝绸之路河西走廊,骆驼是交通运输的绝对主力。随着社会发展,骆驼的役用功能淡化了,仅存的是旅游观光价值。今天的骆驼数目其实不多,据说全球存栏仅120万峰,而中国的骆驼大部分在内蒙古和新疆地区,成了国度二类庇护植物。

草原上的骆驼和胡杨一样,有一种吃苦耐劳的肉体,尤其耐饥耐饿耐渴,它的坚韧和超强的毅力令人叹服。骆驼有特别能承重的脊背,仿佛
永远压不垮。骆驼脊背上的驼峰,微微颤颤,聪颖的蒙古人模仿驼峰制造出马鞍。驼峰里贮存的全是脂肪,这些脂肪在骆驼得不到食物的时候,能分解成它身材所需的养分,化作生命延续的因子,维持连续四五天不进食。另外,骆驼的胃里有许多瓶子形状的小泡泡,那是骆驼的“贮水瓶”,即即是几天不喝水,这些“瓶子”里的水也会开释浸湿到肌体里,这即是骆驼特别能忍耐饥渴的缘由。

小时候听妈妈讲骆驼的故事:在调配属相时,天神把骆驼忘了,骆驼觉得委屈,天神就将十二属相的抽象特征赐予骆驼,于是就有了鼠耳、牛脊、虎爪、兔嘴、龙脖、蛇眼、马鬃、羊鼻、猴毛、鸡凤、狗踵、猪尾,成为集十二种植物的貌相于一身的植物。骆驼的鼻孔能开闭,蹄子肉垫皮厚,像四个簸箕,兢兢业业,合适
在戈壁中行走,模样
憨憨的。骆驼矮小英武,成年骆驼身高可达2.2米,是真正的植物“巨人”。骆驼行走稳健,有条不紊,普通行走时速为15千米,更像是遛弯儿。骆驼最可谓
道的是负重,适应沙地和酷寒炎热天色,能驮运400磅重的货物,每天行走70千米,连续走4天看不出疲惫。来达尔罕参加骆驼节竞赛的骆驼冲刺速度快一些,时速可达40千米。春季是公驼发情季节,公驼追逐母驼的速度,远远超过平时,每小时可达80千米,普通的骏马根本赶不上,爱情迸收回的能量让人惊诧。

我第一次见到骆驼是很小的时候,当时有一个驼队途经咱们村,每个骆驼背上都驮着两个大布袋和客人的行李,布袋里装着盐巴,他们是牧区到农区贩盐的。那时我眼中的骆驼矮小得令我恐惧,弄不懂那些骑骆驼的人是怎样爬上去的。后来方知,骆驼是所有植物中驯化程度最高的,对人非常友善。客人要骑骆驼,就一连收回“索吉”的指令,蒙古语是坐下的意思。骆驼心领神会,自动卧在地上,待客人跨上驼背,再安稳
地站起来。扶着驼峰行走,形同乘坐软座列车。近距离观看骆驼尽可能在骆驼身后,若是迎面或侧旁,时不时会遭到骆驼“响鼻”的突击,嚼碎的草沫从驼嘴里喷出来,弄得满身污渍。骆驼喷吐的扬程很长,能覆盖直径10米的规模。

克什克腾是5A级旅游旗(县),冬天雪漫草原,惟余莽莽。坐在骆驼雪橇上,安稳
惬意,就是有些美丽“冻”人。走进蒙古包,喝着热腾腾的奶茶,自然扯起骆驼的话题。80多岁的当地牧民僧格说,千百年来,这里驼峰成群,游走于贡格尔草原上。很早以前,贡格尔草原曾生动着一支驼队,行同穿越于滇缅密林里的马帮。牧民不种地,交通方便,一年四季所需的生活用品都用骆驼驼运。康熙与葛尔丹大战,神勇的“骆驼兵”助力参战。驼队背负着生活的荷载,承载着最原始的物流功能,茫茫戈壁,黄沙千里,驼铃声是戈壁生生不息的讯号。

日升月落,群驼扬起傲岸的头,目光炯炯,蔑视着西北的烈风,步伐愈加强劲了。人们赞美骆驼,其实不仅因为它伟岸雄健的身姿,还有它面对卑劣
自然环境时那种漠然的态度。它们一直在走,炎炎烈日灸烤着一行顽强的驼印,寒风猎猎中它们勇敢地向着阳光。行走,是它们生来铸就的品行。仿佛
与彼苍有个刚直的约定,不惧酷寒
严冬,不惧路途遥远,勇于与经常搅浑边关的沙尘暴背靠背抗衡。可是,它们是无边草原上的精灵,驼印曲曲折折,弯曲跌宕。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火烧云的余晖折射在雪白的雪地上,像一条火龙蛰伏于雪原。一天的骆驼化妆行将结束,骆驼慢条斯理地走回栖息地,驼背上的女人向披红戴花的头驼收回“索吉、索吉”的指令,头驼听话地伏在地上,女人从驼背跳上去,拍了拍它的额头。这些骆驼返来总是像雁阵一样保持队形,前面戴着铃铛的头驼引路,后面有序跟随,一字排开,驼队行走的队形像一条扭动的抛物线。

骆驼安歇的地方离蒙古包不远,它们今天还有赛事。用围栏围起的空地就是驼圈,它们对住宿的要求竟是这般简单。骆驼们进圈时都叫几声,像是跟客人打招呼。虽然身材矮小挺秀,可骆驼的叫声却有些纤细,并且短促,或者与它们不善声张的个性有关。草原实行禁牧,唯独对骆驼网开一面,它们能够自在采食,也因此经常夜不归宿。骆驼有淡盐的习惯,普通三天就要补食一次。女客人搓一萝青盐,均匀撒在光洁的石板上,骆驼们其实不哄抢,很绅士地逐步舔舐。吃完盐就卧在地上反刍,像是在回味美味。

热烈一天的达尔罕静默上去,这时候才感觉到寒冷。咱们要趁黑夜还没完全降临赶到热水去,克什克腾的温泉也是久负盛名。可是,那些骆驼呢?在零下30多度的寒夜竟能酣然入睡,相比之下,人真是太脆弱了,这或者正是人们赞美骆驼敬仰骆驼的缘由。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1月19日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