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女匪陈大嫂:大西南剿匪记“郑幺妹”的原型

  • 2019年7月5日
  • By Admin: admin
  • Comment: 0

  贵州位于大东北地域,解放前就匪多成患。及至新中国成立,这些匪贼疯狂攻击各级人民政府,紧张威胁着人民政权的巩固和社会的安宁,给人民大众
带来了紧张的灾难。

  1950年,贵州本地匪贼头目罗绍铨、董全和、韦殿初等鸠集匪众,攻打惠水县城。贵州贵阳已于1949年11月解放,但由于解放军二野五兵团主力军队南下参加成都会战,留守的军队人少、兵器少。不过,虽然敌众我寡,可解放军毕竟是正轨军队,很快就将这群乌合之众打退。

  这些匪贼知道守城军队不多,舍不得就此散去,就聚集在距县城五公里的雅羊寨开会,预备再次进攻惠水县城。匪贼平时放辟邪侈,不大众
根蒂根基。因而,他们开会的消息被村民报告给了解放军守城军队。解放军将这个村寨包抄,经过两夜一天的战役,匪贼被全歼。不久,匪首罗绍铨在解放军的围歼中被击毙,另一位匪首陈大嫂则被活捉。

  陈大嫂是一个充满传奇颜色的匪首。她原名叫程莲珍,乳名程伊妹,系长顺县广乡顺朝摆村人。在少女时由于长得窈窕高挑,皮肤细嫩白皙,面容秀气,被本地大众
称为大美人。1941年,19岁的她嫁给了表弟,不过这场婚姻似乎并不如意,仅仅半年之后程莲珍就离家而去,后被大田主陈正明娶为二房,改成陈大嫂。

贵州女匪陈大嫂:大东北剿匪记“郑幺妹”的原型

  那时候的田主家里都有私人武装,陈正明家中也有枪有家丁,陈大嫂跟着他走村串寨,不但学会了骑马,也学会了打枪。

  陈正明病死后,陈姓近房为掠取陈正明的千顷良田,鸠集了一伙人围攻陈大嫂的住处,并乱枪射击。陈大嫂知道来者不善,便和家丁一同关上大门,在院内和楼上举行还击,凭着有益
的地形和过硬的枪法,陈大嫂手拿双枪,带领着家丁打死了三个围攻的歹徒。围攻的人见同伙有死有伤,何况陈大嫂已有防范,再围攻也占不到廉价,便抬着尸体撤退了。从此,陈大嫂“双枪女人”的名声远近闻名。

  虽然陈大嫂打退了掠取财富的人,但仍有许多匪贼在伺机预备掠取她的财富。陈大嫂为保住财富,就必需找一个靠山才行。因而她就与惠水县白日乡乡长罗绍铨攀上了关系——这个乡的名字也真是有趣哈。

  罗绍铨呢,他与陈大嫂拉上关系也是有目的的,就是贪图她的钱财,就介绍了其弟罗绍凡与陈大嫂结婚。这样,陈大嫂要找靠山,罗绍铨要贪钱财,罗绍凡要图美貌。三个人各有所图地聚在了一同。

  罗绍铨过去在国民党当过军官,后来回乡了。他的家产比拟多,也有团丁。解放军来了之后,罗绍铨绝对不肯交枪,他要跟解放军对抗。这样一来他们就上了山当匪贼。陈大嫂也跟着罗绍铨两兄弟一同上了山,稀里糊涂地成了一名匪贼。

  陈大嫂被抓后,来看她的各人山人海。因为这以前陈大嫂被传得神乎其神,大家都不见过,许多人就是怀着这类好奇心赶来的。

  陈大嫂是匪贼的一个大队长,相当于团长。怎么措置这个女匪首,贵州省军区专门召开了会议。当时,凡拒不投诚的中队长以上匪首,只需抓住就枪决,并且批准权限也放得很宽,一个区长点头能够立刻处决。像陈大嫂这样的匪“团长”就更必死无疑了。

  但也有人提出了另一种看法:长顺、惠水、紫云一带,还有一些四处潜逃的散匪,出格是几个少数民族的匪首还没归案,为了弄清他们的下落,陈大嫂能否暂缓措置,以牙还牙。

  过了几天,在省军区党委会上,有人更进一步论述了“不杀”的理由:她是少数民族妇女,虽然卷进匪乱,然而所起的破坏作用并不像传说的那末
紧张,如今大股匪贼已消灭,留下还可用她去争取散逃的匪贼向政府自首,在新的形势下,也许会起到有益的作用。

  看法一时难以一致,因而贵州省军区把杀与不杀的理由及陈大嫂的详细情况均呈报给东北军区。东北军区参谋长李达要启程赴朝鲜参观,他唆使
把陈大嫂一案暂且放置一下,等回来时再研讨处理。

  1953年3月下旬,李达从朝鲜返来,在北京住了几天,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他报告请示了东北地域的剿匪事情,专门谈及陈大嫂的情况。《毛泽东传》对毛泽东与李达的对话举行了详细记录。

  李达说:“主席,这个女匪首,上面有的要杀,有的要放。”

  毛主席用肯定的语气说:“不克不及杀!”说完,他拿起一支烟,逐步地划着火柴,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陷入思索中。

  李达看出主席还有话说,就静静地坐在那处听候唆使

  毛主席手中的烟吸到三分之一后,以他特有的诙谐语气说:“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女匪首,又是少数民族,杀了岂不可惜?”

  “主席的意思是?”李达试探地问。

  “人家诸葛亮擒孟获,就敢七擒七纵,我们擒了个陈大嫂,为什么就不敢来个八擒八纵?连两擒两纵也弗成?总之,不克不及一擒就杀。”

  李达领悟了毛主席的话,非常当真地说:“主席,我们照您的唆使
办。”

  毛泽东的话很诙谐,却清晰地表达不杀陈大嫂的缘由:一是女性,二是少数民族身份。实际上,毛泽东未较着表达的还有一层意思,即陈大嫂虽然是匪首,但她身上不或很少背负血案。假如她像其他匪首同样灭绝人性,是不可能失掉这毛泽东的特赦。

  1953年6月5日,惠水县城关镇召开了数千人的大众
大会。陈大嫂也被押往会场,她见会场上人头攒动,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心想自己昨天必死无疑。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会场上,由法院院长宣判,就地释放了她。就这样,一个“罪该万死”的女匪首,竟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陈大嫂无论如何也不想到共产党会放她,发誓要报答毛泽东的救命之恩。被放了没几天,她就到为匪时时常活动的惠水、长顺交界地带,找到那些不投案的匪贼及眷属,讲自己的亲身经历,还三番五次钻进一些匪贼藏匿的山洞,面对面地劝降。在一个多月的时光里,有22名匪徒向人民政府投诚。几个号称“八大金刚”的匪首,出格凶狠狡诈,杀人就像杀鸡同样,眼皮也不眨。陈大嫂动员他们眷属去劝降屡次,均未奏效,因而她带着军队进山搜剿,将这其中三个顽匪一一击毙。以后,不仅惠水、长顺,连紫云一带躲藏很深的匪徒们也闻风转头,接踵向政府投诚了。

  尔后,陈大嫂被支配在惠水生活,并屡次当选为县政协委员、常委。1998年,陈大嫂病逝。贵州省政协还给她开了追悼会,对她曲折离奇的一生举行了客观公正的评价,这恐怕是她生前所不想到的。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ellasfem.com